智能家居代理加盟-顶部wulian
智能家居代理加盟-绿米
智能家居代理加盟-顶部uiot
智能家居代理加盟-顶部B

人工智能:人本主义下的反向致敬

我们该如何区分人类与其他生物? “会生火”“会制造和使用工具”“复杂的大脑”“独特的语言与社会构造” 这些理由我们都耳熟能详,但终归不能说是绝对正确。只能从遗传基因层面上讲,我们找不到地球上任何一个物种与人类的DNA构造完全相同。 但反过来看,人类与其他动植物的DNA虽然不完全相同,却有相当一部分完全相同。仅仅个位数的百分比之差,就让人类和黑猩猩分别演化为两种差别巨大的物种。 生理上对比其他动物,人真的是一种贫弱的物种。不过发达的大脑让人类掌握了制造和使用工具的能力,最终使我们站在物种进化金字塔的最顶端。正因为肉体是贫弱的、低效率的,所以人类才需要工具,不断扩展能力范围,超越和淘汰我们进化过程中的竞争对手。   http://aioter.com/uploads/article/20171225/942809.jpg   人类进化图 从智人时代的打磨石器,到现在的超级计算机,伴随着脑容量的不断提升,人类制作了数量庞大到难以计数的工具。而对手也不再是其他物种,而是过去的自己,和现阶段的大自然。高效率的大脑帮助人类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,不断刷新着记录。 在进入正题之前,我们要先提出一个问题。 人类发明的工具,基本都是以提升效率为目的(不论生产、生活还是其他),而相比其他生物有着更高效率的人类大脑,无疑是最大的功臣。 今天,人类正在研究人工智能,使计算机像人一般进行思考。 当有一天,人工智能的效率超过人脑,就像人类把其他物种甩到身后一样,你会怎么想?计算机又会有什么想法?  重新定义生命 在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影响下,曾经很一段时间里科幻类作品倾向于描写遥远的未来,人类或其他物种在自然影响下长期进化/退化后截然不同的社会结构和阶级构造。但随着科学进步,尤其是机械、计算机的愈加成熟,人与机械的融合便越来越被科幻小说家所青睐。 人类的肉体是有寿命的,不可再生和替换的。为了继续存活,甚至永生,人或许最终会和机械融为一体。当人与机械共生共存,身体部位不断被机械取代,我们又该如何划分人与机械的界限? 退一万步讲, “生命”这一概念的边界究竟在哪? 19世纪,天体物理学家儒略申纳尔发表了一篇文章,首次探讨了元素硅(Si)可以催生生命的可能。科学家思考,硅元素的许多基本性质与碳相似,而以碳元素为基础演化出了独特的生命形态,硅元素或许也能做到。   http://aioter.com/uploads/article/20171225/782501.jpg   《星际迷航》中的硅基生物 科学家做了很多猜想,不过在真正发现之前这始终只存在于幻想之中。人们的理论为幻想,为硅基生命塑造出各种外形,像是《星际迷航》这种科幻巨制,也从中跟风取材。 回到21世纪的现在,我们虽然依旧没能发现硅基生命存在的证据,但硅早已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作为最重要的半导体材料,它被广泛应用在计算机的大脑——CPU中。而被赋予了人工智能的硅基材料一但 “会生火”“会制造和使用工具”“复杂的大脑”“独特的语言与社会构造”,它是否能被视为是硅基生命的某种体现方式? 可能有些人会站出来,坚决否认。基于硅基的人工智能即使能够完成自我思考,但它并没有遗传基因,缺乏地球上所有生物的特性。 虽然十分反感,但我依然要引用并改写一句话:“硅基生命为什么要和碳基生命一样?” 硅和碳都源自大爆炸,同样广泛存在于宇宙和大自然当中。所谓“生命”一词,只是人类给同为碳基生命中的一个片面总结,在有限的视野范围中,人类早已习惯以自我为中心,用概念解释所见所想的一切。 我们很难承认人工智能是生命。在我们眼中,与人类所有关联、相似、自然出现的现象,才能称得上是“生命”,正因如此人类与机械的融合,才变得难以界定,令人为难。 回到原点,这一切都是“人类本位主义”在作祟。  人类本位主义的选择性忽视 上世纪的科幻作品不断提出猜想,提出问题。在这些天马行空的幻想中,有一些大概仅能博人一笑,也有一些的的确确令人产生了危机感。那部被改编成电影的科幻作品《我,机器人》,率先提出了《机器人学的三大法则》。   http://aioter.com/uploads/article/20171225/310226.jpg   《机械公敌》中出现的机器人三大法则

第一定律: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,或者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

第二定律: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给予它的命令,当该命令与第一定律冲突时例外

第三定律:机器人在不违反第一、第二定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保护自己的生存

小说正式发表的1942年,机器人还仅存在于部分人类的臆想当中。但即便如此,当时的人类也预见计算机引发的人工智能革命,足以成为我们未来的潜在威胁。 在真正发明机器人之前,科幻小说家早已为它定下了条条框框。发展至今,各种民用军用机器人已经不再少见,就是加载杀伤武器的仍是极少数。《终结者》中人工智能夺权,反过来控制人类制造的杀伤性机器人、核武器,几乎是最坏的预想;《黑客帝国》中矩阵圈养人类,可以视为它在效率最大化过程中保留了中立善良的性格,类似我们“保护濒危野生动物”之类的的善行(人性)。   http://aioter.com/uploads/article/20171225/385980.jpg   人类或许即将接收大过滤器的筛查 随着我们对人工智能的研究愈加深入,担忧和恐惧也随之不断增长。“费米悖论”提出后,有人提出了“大过滤器”假说,试图解答为何我们始终没能发现其他星际文明的问题:智慧生命在不断进化的过程在中会遇到一个阈值,它可能是一堵停止继续发展的障碍,也可能是一次高概率的自我毁灭。而人类发展至今,可能马上就要来临“大过滤器”。 这还仅是一个未能证实的假说。但联想到诸多科学家、学者不断警示“人工智能有可能威胁人类生存”,我们不得不联想到那些科幻作品中,人工智能突然控制地球,消灭人类的故事。但与此同时,我们正热衷于AI下围棋,AI打DOTA,AI玩星际争霸。 人工智能领域的工作者们正努力让人们看到他们勤奋的成果,预见人工智能能够为我们带来的贡献。即便他们知道,计算机的运算能力早已超过人类,却也依然需要证实在某些方面,人工智能有缺点,有不足,还无法挑战人类的权威。   http://aioter.com/uploads/article/20171225/542566.jpg   仁义无双总司令“Stork”在星际争霸项目中4:0战胜了AI 人工智能,Artificial Intelligence,可以理解为人工制造的“自我智能”,同时更多应用于人工制造的“模拟人类的智能”,起码目前我们常见的这些,大部分都是后者,我们用“狭”暂定这一概念。狭义人工智能的研究,是在计算机上实现像人类一样思考,可以理解语言、图画、表情等“人类特性”。这项研究在属于计算机科学的同时,也可以说是研究神经生物学,甚至哲学。狭义人工智能在研究的是我们自己,计算机充其量是一个效率工具。 用不恰当的比喻,可以理解为在一台超级计算机上运行世嘉Dreamcast模拟器,它可以运行,却总也无法像主机一般完美。与此同时,期待和观赏AI与人类大战的观众们,还在不断要求让AI与人类站到同一起跑线上:采集视频信号,只能模拟鼠标和键盘操作,并且把APM控制在人类可及的水平…… 应该说一句“人类的进化效率实在太慢了”。我们和1900多年前,在古罗马斗兽场,热衷于观赏人类与野兽互相厮杀的观众们,几乎一点区别都没有。  人工智能为什么要学人类一样思考 AlphaGo研究是的计算机神经网络,模仿人类生物神经大脑的基础上,不断学习人类棋谱,不断完善下棋的技巧能力。它花了很多时间,研习了众多棋谱,终于在互有胜负之后做到了完胜人类。   http://aioter.com/uploads/article/20171225/317586.jpg   新一代的“棋神”“AlphaGo Zero 一个月前,谷歌的人工智能团队Deepmind发布了新一代的“AlphaGo Zero”。它在没有任何人类输入的情况下从零学习围棋并开始自我对弈,3天时间便击败了Alpha Lee,40天后击败了AlphaGo Master。   http://aioter.com/uploads/article/20171225/870158.jpg   来自柯洁的感慨 在Deepmind公布AlphaGo Zero后,曾经的世界第一棋手柯洁感慨:“一个纯净、纯粹自我学习的alphago是最强的...对于alphago的自我进步来讲...人类太多余了”。 在“超人类主义”真正实现之前,我们似乎已经可以看到“后人类主义”的背影了。希望这不是一个坏消息。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